个人简介
      1. 韩志冰简介
      2. 韩志冰,1965年生于山东鄄城。毕业于山东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油画系。中国美术家网总裁,文化部中国艺术节基金会副秘书长,原中国国家画院国展美术中心主任,中国五台山书画艺术研究院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 Han Zhibing is a member of China Artist Association and a national first-class artist. He was born in Juancheng, Shandong Province, in 1965. He majored in oil painting and g... 详细>>
艺术新闻

      画荷心境 ( 文/韩志冰)

        作者:正在核实中..2013-08-19 15:57:28 来源:网络

           画荷是我在多年前学画画时就定下的课目,在过去的数年里,我不曾料想它竟然对我是无比的诱惑着的,仿佛前世与荷结下了不解的缘似的,现在它是我画的主题了。    

           记得刚画荷的时候,对此一窍不通精心的布局精心的着色,但画出来的荷是那么的不入眼,全然没有荷的那份超脱凡俗的英姿飒爽之形,也没有荷的那份动也静静又幽的好意境。  

           后来画多了,明白了,那一朵荷花、一片荷叶不知道在那沉沉的淤泥里孕育了多久才能有今天的清新的美,经过了多少痛苦的煎熬才换来今天淡雅的芬芳。我又怎么能在一日里把它完整的显现在纸上呢?    

            人本来就是在不断的磨练里成长的呀!我又为何期望在一日里成为一个画画的好手呀!也不必为画不好一朵荷花、一片荷叶而懊恼。人是在不断的探索和领悟中进步的呀!    

           是的。一朵荷花、一片荷叶的清丽与芳香不是偶然而成的,一幅真正的画也不是即兴的一挥而就。如果不经过血与泪的浸淘又怎么能将它的生命在那画上显现呢?所以不要期盼什么奇迹,要想得到就要有相应的付出。    

           我明白了,所以我刻苦的画,不停的去领悟。也就是在这样里,我真正懂得了,一幅画不是我能完全的纯粹的将那是时那刻的景致展现的。就如这荷一样,那叶与叶的联系与层次,那水与莲的相互映衬,那明与暗的变化,那空间与空间的渗透,那存在着的力度与温度,那动与静的结合,那浓与淡的色彩我自问是画不出的,我也相信谁也无法将它完整的都做出来的。    

           所以我觉得一件或一幅真正的艺术品,应该是属于自然的,是归于时间的,它不仅仅在博物馆里,它更在世界的任何地方,它的价值是给我们带来愉悦带来享受带来启示,不是吗?它应该在它的生命里照亮我们,不是吗?就如一张琴,它的美就在它那空灵神秀的音韵上一样,它应该让音乐悠扬,不是吗?    

           经过了数年的总结和摸索,我有了画荷的一切准备和足够的信心。然而,当我一面对那一朵朵洁白如雪的莲花、碧绿如玉的荷叶时,又手足无措惴惴不安了。也许对美丽的东西对人们都是如此的吧!我知道我怕的是我的表达,不能很好的诠释它,我怕我亏对了它呀!    

           画荷,有时画的忘了可以整日的画,不觉其烦不觉辛苦。反而自始自终有一份快悦。有时在夕阳西沉暮色浓浓的时刻里,忽然想,如果每一个人都能如此对待人生,那么这时间是多么的美丽啊!      曾经有人问我:“你画了那么久的荷,你得到了什么呢?”是啊!这与荷共处的日日夜夜,这曾经因为不能画完好表达某种花的心事,这曾经因为画荷到半夜不能画出满意的作品而痛苦不堪的日子,我得到了什么,我为了什么呢?我哑然。我真的无法表达我那时的感受,但我又要问自己,难道我一定要得到什么吗?一个人一定要如此吗?难道人们对一幅画的赞赏不是画者的得到吗?难道那在下笔时的宁静,那在着色时的放纵不是画者的得到吗?所以,我说,不要在得与失里去看一个人的成与败,应该看他的东西是否可以去看,他的东西是否给人以慧悟,不是吗?    

           画画的人似乎有怪癖吧!但如果没有这份怪癖,就没有那份执著和韧性,就没有那甘于寂寞的心境,就没有那荷的栩栩如生呀!    


          画荷很辛苦,但最辛苦的不画荷。  


      Powered by SiteMagic © UC&Manage
      Processed in 0.261(s)   2 queries

      memory 5.533(mb)